长大心眼儿的小窝头

拿起一张白纸,谁都想挥洒出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可是,人生伊始,一个小男孩却在属于自己的那块领地上有意无意地涂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污点。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做坏事,也是绝无仅有的最后一次。小小不言,居然也是刻骨铭心,永世不忘。记忆有点模糊,大...

迷烟(另一个世界的你)

一段虚幻的故事 一个寻找的人

小老鼠的威武记

周煜然: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第五小学三年一班学生。成绩优秀,曾获得校级“诚信好少年”“爱卫小能手”的光荣称号。擅长滑冰,2019年在七台河市“体彩杯”速滑比赛中获得小学组女子第八名的好成绩。她的《吹泡泡比赛》、《妈妈的心我知道》、《漂亮的玩具狗》、《吃饺子》四篇文章在青鸾文学网上发表,得到好评。小老鼠弱弱每天渴望着自己可以变得像老虎一样威武无比。小老鼠弱弱,日复一日的渴望,盼望,想让自己变得无比强壮,终于希望的光芒闪耀而来,一个老鹰巫师拿着一个可以让所有东西变得威武不屈的一个小药丸,刚好事情变得非常巧,弱弱在

病毒王国庆功会

柳树广,男,1962年生人,《世界汉语言文学作家协会》东北分会七台河市副主席,一级作家,《中国作家文学》北方文学编辑部终身会员、编辑;《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教育分站站长;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讲师。从事教育工作41年,开始文学创作以来,其作品《欢聚一堂》、《童年趣事》、《遥远的酱香》、《豆子兄妹》、《儿时的年夜饭》,及中篇连续叙事散文《永远的怀念》(1一8)连续在《世界汉语言文学》、《凌南云文化》、《青鸾文学》和《赤峰文学艺术》、《速读》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自已愿把文学艺术的快乐带给广大读者。公元二零二零年三月的

王二傻相亲记

近日冬雨缠绵,寒气逼人,我屈卧在小厅沙发之上,火炉之侧,常忆起儿时此当时节,每逢冬寒,乡下老家厢房火坑劈柴火焰熊熊,围坐者,不下十余人,有本村邻舍,亦有本土亲友。一壶浓茶,一支旱烟杆,笑谈古今,乡野趣闻,乐不思眠,甚至常谈至天之将明,就在火坑边坐蒲之上睡了过去。现将仍记忆于心之乡村趣闻记录于下,献给众人一笑,以解寒冬之抑闷,供饭余茶后之八卦。我要说的是《王二傻相亲》的故事。话说,本县王村有一戶殷实人家,有一子,名王二,其人憨愚、忠实,当地人都叫他二傻。其父望子成龙,自幼送本族私塾读书,,虽无甚文墨,但也能

迟到的信

秦殊然要结婚了,对方是她读研期间认识的学长,家世人品均属上乘,对她也体贴备至,家里人都十分满意。至于她自己嘛,意见不重要,年纪到了,觉得合适,也就水到渠成了。结婚那天,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画着精致的妆容,嘴角扬起恰到好处的微笑,挽着身侧身形高大的男人的手,伴随着所有人的祝福,缓缓走入婚姻的殿堂。暖暖的灯光照在身上,她看着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的她与新郎的生活点滴,一瞬之间竟有些恍惚。她想到了十五岁的自己,第一次看到宋景行。她被安排和他成为同桌,连大气也不敢喘,心里暗暗想到:这人可真酷,冷漠又疏离。无奈同桌安排表

你是我穿越山河的梦

刘启鹏,来自河南信阳,湖南理工学院南湖学院汉语言文学18级3F班。为了你我踏遍了山河,你却在山河之中飘落。从小到大我就是一根筋,不爱学习。喜欢和“兄弟”们到处惹祸。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但是咱讲义气,所以兄弟们都叫我枫哥。高中快毕业时本来想以后要去浪迹天涯,做一个“江湖”大哥,但是奈何兜中没钱,只好依了父母去读了一个三本。到了大学发现情侣遍地走,就想着自己以后是要成为江湖老大的人,一定不会被女人所停留,做一个潇洒的人。但是我没想到打脸会来得这么快。还记得那天的天很蓝,微风撩人,我们全体新生都在等着和军训教官见

卖废品

这两天整理书屋,清出一堆废品。老伴带过来一对老夫妇上门收购,他们自己捆扎。老头子弓腰塌背,推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显得老太龙钟。老太婆矮,黑,瘦,但声音洪亮。他们是一对进城给儿子看孩子的农民。废品多而乱,他们得归类,包装箱之类硬板纸价高,白色的,带有花色的,广告纸之类便宜。外面太阳红红的,风儿一阵大一阵小,两公俩不嫌脏,不怕晒,分类打捆。老伴也想给他们伸手帮忙,他们不让,说太脏了。在捆扎一堆防盗门广告纸的时候,老头说,这个虽然分量重但价格便宜,我老伴说,随便给点就行。老头或许好奇广告本里花样好看,打开翻了翻

果断的女人

"儿子,你还得多会能到家?还有十几分钟啊,好,我已收拾好了,等你啊。″老古放下电话,想锁上门等儿子来接他去儿子家住几天。小狗乐乐摇头摆尾从外边跑来,嘴里叼一块瓜皮丢在堂屋门里边。老古急忙用笤帚扫起,想丢到门外边,他抬步跨过门槛,"咚"一声响,扑面摔倒。老古右膝盖传来钻心的疼痛,他挣扎了半天,也爬不起来。空旷的院中,只有小狗在瞪着惊恐的眼睛。他咬牙撑起左腿,艰难地掏出手机问儿子还得多会能到?儿子说车已进入村头,马上就到家了。老古忍住巨痛等着。老伴于八个月前去世,两个儿子都在外地

笛子猪倌程老四

郝文彦,男,黑龙江省密山市,公安局退休干部。密山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 1980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曾出版过小说、报告文学集《兰剑出鞘》《铁血英华》上下集、长篇小说《东安地区剿匪记》,《抗联英烈谱》以及其他各类文学作品100多篇。初夏的太阳,照在生产队的大院子里,大院的深处传来悠扬的笛声,一个穿褪色军服的高个子年轻人,身跨军用背包和一只水壶,一条黄色大狗在身边转来转去,靠墙边还立着一把大鞭。年轻人正在用手指舞吹奏着动听的歌曲。听到这响亮的笛子声,队里的人都知道是笛子猪倌程老四,就赶紧把自家养的猪从猪圈里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