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协会会员作家元人四川文化大专


我要投稿

公众号

憾事

时间: 2019-10-22    作者:于淑轩    浏览量: 次     0     放入书架

导读: 于淑轩:吉林省长春市人,汉族,1956年出生。吉林省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胜春诗社会员。桑榆文学社会员。作品散见于《长春日报》《长春老年报》《诗词文化研究》《胜春集》《辽宁诗词月刊》《诗与远方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会刊》等。有些时候,总是欲言又止。唯有面对稿纸时,才觉得自己内心是足够坦白的,可以将自己该说的话、想表达的情感全部燃烧成文字。一天晚饭后,我拿起放在书架上的相册,翻开第一页就是父亲九十岁生日照,那是在四哥家果园里照的。我们特意选择桃树做背景,因为桃子象征着吉祥如意、健康长寿。桃子又大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无标题.jpg

(注:本文图片不可作为其它用途,如涉及真实人物隐私,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作者介绍:

于淑轩:吉林省长春市人,汉族,1956年出生。吉林省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胜春诗社会员。桑榆文学社会员。作品散见于《长春日报》《长春老年报》《诗词文化研究》《胜春集》《辽宁诗词月刊》《诗与远方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会刊》等。

作品正文:

有些时候,总是欲言又止。唯有面对稿纸时,才觉得自己内心是足够坦白的,可以将自己该说的话、想表达的情感全部燃烧成文字。

一天晚饭后,我拿起放在书架上的相册,翻开第一页就是父亲九十岁生日照,那是在四哥家果园里照的。我们特意选择桃树做背景,因为桃子象征着吉祥如意、健康长寿。桃子又大、又红、非常诱人,父亲笑得是那样灿烂开心。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很少有笑容,眉头总是紧锁着。我轻抚着父亲的脸颊,大脑就像储存的u盘,点击着记忆的鼠标,一幕幕地回放。

那是五十四年前的冬天,我九岁,上小学二年级。每天早上天刚一放亮,我家的孩子就都起床干活了,我拿起铁锹挎上土筐迎着刺骨的寒风,跟在送粮的马车后边捡粪。有时也到大野甸子上去捡粪,夏天的时候,人们总是把马、牛、猪赶到甸子上放,那里的粪很多。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赔你一佰担 下一篇:我欠表妹一朵玫瑰 >>
热门阅读